妈妈的职业

第四十章 擅自做主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暗夜殇 本章:第四十章 擅自做主

    辛杰内心焦灼一时一刻都不想等下去,倘若自已就这么回去了,一个晚上的时间很可能发生新的改变,一个晚上足以决定奇奇的命运,等待二字犹如煎熬般的利剑一下子插入心口,不见流血却痛彻心扉。
    韩云看了看段明湛又瞅了瞅不甘心放弃的辛杰,一时间气氛沉凝中带着执拗,三人站在原地谁也不说话,呈现出僵化的情势。
    时间不对,已经晚上了夜色降临,四周的路灯早早点亮,橘红色的光看似温暖,而眼下却难照亮辛杰眼中的黑暗,给予驱散冷寒的暖意。
    “我去。”韩云心知等下去干耗着不是办法,当机立断擅自做主飞向面包车驶离的方向。
    “柠檬,回来!”任由段明呼喊,前面的身影一点一点变小消失在视野当中,急得打算骑车去追被小张和辛杰联手拉住。
    “你不能去,大晚上最容易出事。”小张拉住已近暴躁的段明湛,“老爷子让你务必回去。”抬出老爷子压制住对方的不顾一切。
    “你回去,我去追。”柠檬是因为自已才飞走的,辛杰眼下能指望的只剩下柠檬了,鸟在空中有天生的优势,找人要比其他方式快,骑上电动车却没能离开原地。
    “你也不许去。”小张不光要保护段明湛安全回去,另一人同样不能涉险,“你追不上,又目标太大,先回去从长计议。”
    “柠檬怎么办!”段明湛忧心的要死,暗骂柠檬哪来的胆子自作主张,拿别人都当什么了!
    “不能因为我的狗丢了再搭进去一个柠檬。”辛杰心底染上愧疚之色,“我必须去。”坚定不移的眼神看向抓着自已车把的小张。
    “我们回去找人。”单枪匹马肯定不行,段明湛冷静下来提议,他不能丢下柠檬不管,回去也无心安睡,枯坐家中一晚,不如放开手脚做点什么。
    “对了,柠檬脚上有定位器。”差点把这茬给忘了,多亏当初定制了新的脚环,段明湛犹如看到照亮前路的曙光一样,激动的拿出手机重新定位,以柠檬所处的位置为准。
    提到定位器,辛杰下定决心,找到奇奇之后必须弄一个防患于未然,希望再也不要有下一次。
    “先回去,找人也得商量对策近一步安排,站在这里无济于事。”小张一句话把两人揪回去,到家的速度不比出来时慢。
    “爷爷借我几个身手好的人。”段明湛一进门张口要人,“柠檬独自去找偷狗人的落脚点,我不放心,事情不能再拖下去。”高高悬起的心突突直跳。
    “柠檬自已去的!”苏老太太闻声吓得手不由自主的打颤,“你的意思是今晚上行动?”不用问,孙子脸上的表情昭然若揭。
    “我挂心柠檬又乱来。”这已经不单单是找到奇奇的问题,段明湛太了解柠檬的性子,大胆到上房揭瓦的境域。
    “你凭借什么能够找到柠檬?”老爷子大事见多了镇定如常发问,“人可以借给你,说说你们的计划。”
    “我有定位。”段明湛拿出手机递过去,上面的小红点还在不停的向前移动,“到了之后静观其变,如果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奇奇带出来,引开偷狗人,记下对方的长相所住的方位等信息交由警方处理。”
    “去吧,记住万不可冒进。”老爷子摆了摆手,眼下不答应已经太晚了,柠檬的离开牵动着不仅仅段明湛一人的心。
    “谢谢爷爷。”段明湛跑去叫人,走在最后的辛杰感激万分的向长辈道谢,心里记下这份恩情。
    等人走了苏老太太一脸的焦虑,怪起自已来,“我就不该乌鸦嘴,柠檬果然不听指挥。”再不敢往下说,唯恐事情成真。
    “不怪你别自责,柠檬什么性子住了这么久你又不是看不出来。”平时看着听话乖顺又懂事,骨子里的野性尤存,喜欢自已拿主意,聪明的叫人又爱又恨,老爷子安慰老伴,事情已经发生多说无意。
    “盼所有人平安归来。”无心看电视更没心思上床休息,苏老太太靠着老伴陷入无尽的思绪中。
    韩云飞了一段路眼前出现了分岔口,分不清车往哪里开,停在路边的树上想办法,实在不行随便选一条,找不到再返回来。
    就在这时一只猫自树下路过,韩云忽然福至心灵,自已还可以问路,当下朝着猫喵了一声,试试看能不能行。
    “喵?”树下的猫停下来抬头望树,竖瞳疑惑不解的望向树上快要融入夜色当中的鸟。
    “喵,喵?”有门,韩云暗自高兴的同时,表达出自已的目的,眼前的猫知道与否不重要,大不了再问问其他的猫狗,有了这次尝试,比自已楞头青一回回乱飞瞎撞强。
    “喵,喵呜。”对方说的特征猫不清楚,不过有一点可以告诉对方,凡提到附近有没有狗场,哪都去的流浪猫最为清楚。
    韩云不费吹灰之力得到重要线索,高兴的许诺下次相见会提供两盒猫罐头做为答谢。
    飞走之前听到猫的回应,让自已一定要信守承诺,不然下次见了亮爪子干一架,这点威胁韩云根本不放在眼里,告别了猫朝着右边的路飞去。
    好长一段距离,天已经整个暗下来,韩云不清楚其他鸟的神力在晚上会不会受影响,反正自已的视野要比白天更亮,不存在周边路灯的影响。
    现处的地方已经出了市区,四下实在荒凉,连个路灯都没有,全是土路,有个别小三轮车打着车灯驶过,所过之处尘土飞扬,呛得韩云匆忙远离。
    四周树木不多,找个歇脚的地也不容易,韩云稍作停留喘口气,朝着前方亮灯的地方飞去,那边隐约能够听到狗吠,没办法全然确定蠢狗就在那里。
    近前是一处小平房,砖瓦结构破烂不堪,后面有一处用铁丝圈出来的一块粗制滥造的小院,狗叫声此起彼伏,凭借听到的不同叫声,韩云细数了一下,少说也有七八只。
    韩云瞅了半天,四下空旷一眼望不到边,没有树,连车都没有,要说树只有院子里那一棵,真成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情境,没奈何小心翼翼躲过狗的视觉和听觉,轻轻的落到树上,歇会太累了。
    缓过劲的韩云不可能一直在树上呆着,观察平房四周可落角的地方,找到即可以隐藏又可以很好的看到院子里情况的地点。先确认蠢狗在不在。
    轻轻扇动翅膀在空中滑翔,落于平房右后方的一块凸起的瓦片上,朝院子里仔细打量。
    破旧的大铁笼子里全部堆在背阴的那一面墙角,旁边搭了个不大的木头窝棚,四下透风并不严实,一看就不是住人的地方。
    在叫的狗有七只,剩下的四只蜷缩在笼子的一角,看不出是死是活,这里面还不乏名贵的犬种,有的脖子上的项圈都没取下来,可以确定这里是一处偷狗藏匿的据点。
    韩云一一看过去,在叫的狗里边没有要找的蠢狗,会不会被处理掉了?这个念头一出一股森冷的寒意自脚下窜起,生生的打了个冷颤。
    四只趴着的狗中,辨识出两只,剩下的两只由于是背对蜷缩的姿势看不到正脸又都是一种体型,看不出哪一只才是,就这两只是哈士奇,背毛一目了然。
    该怎么办?叫一声试试?或者飞过去近距离观察,韩云想到过其他狗看见自已会怎样,无非不停的狂吠,除了吵死人不偿命,还可以把平房里的人引出来,有几个人住这边也好心里有个数。
    就这么愉快的决定,韩云展开翅膀飞落而下,落到最上一层的笼子上,下边正对着两只哈士奇,右边一只细看有点不大正常,嘴大张着却不喘气,不是死了就是半死不活。
    右边的这一只仔细听,怎么还能听到打呼噜声?这得有多缺心眼,在此种杂乱的环境下还能睡得着,韩云佩服的五体投地!
    这只要不是韩云计划打道回府,观察平房那边因狗吠的力度加大,没有人出来,趁这个机会,施展必杀技。
    “汪汪,汪汪。”韩云学狗叫,呼唤奇奇这个娘气的狗名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右边笼子里的狗。
    “汪呜,汪……”直到传出这么一句,韩云差点气得仰倒,好啊果然是这只二缺,睡着了还知道回应,要不是有笼子隔着,真想上去抽丫一大嘴巴子,做梦都不忘惦记着吃,都什么时候了,有没有点危机意识,睡睡睡,睡死算了。
    韩云气不休一处来飞下笼子在院子里拣了块石头,飞回去找准笼子的空隙,照着蠢狗露在外面的鼻子用力很砸下去。
    狗鼻子敏感又脆弱,被狠命一砸睡得再沉都得醒,笼中的哈士奇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,朝四下看了看,哪来的罪魁祸首,鼻子又酸又疼,这让它想起被绿鸟挠伤时的情景,委屈的发出呜呜的声音。
    抬起一只前爪碰了碰鼻子疼得眼泪都下来了,内心委屈的不得了,自已被带到这里没吃没喝还被其他狗凶,如果不是隔了层笼子,自已要比现在惨多了,主人为什么还不来接自已回家?
    “蠢狗!”韩云实在看不下去,哈士奇再蠢有像脚底下这只蠢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吗,真想敲开对方的大脑袋看看,里面到底有没有装脑子。
    唔?好像听到令自已讨厌又畏惧的声音,看了看四周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,难道自已饿的出现了幻听?动了动耳朵不明所以的趴下来,大头搁在两只前爪上。
    “蠢货,往上看。”白瞎了那一对大大的狗眼,韩云既然找到了正主,心里的大石落下一半,没被做成狗肉已经是烧高香。
    唔?哈士奇转动眼珠子往上看,一轱辘爬起来朝笼子顶上的鸟叫,着重表达为什么绿鸟会在这里?
    “闭嘴。”韩云心烦气躁的不行,看到蠢狗的蠢样就想开揍,要不是眼下时机不对,早给蠢狗一顿教训,一点不长脑子就敢跟陌生人走,急得辛杰到处找,还有脸在这边睡大觉,有没有点做宠物的自觉!
    啊呜,哈士奇听得懂对方骂自已,奈何畏惧已然深种,不敢有丝毫的反抗情绪,乖乖的合上大嘴。
    韩云告诫蠢狗在这里等着,飞到平方顶上用爪子勾掉房顶一片瓦下去,啪嚓摔到地上,这叫敲山震虎,里面的人不出来,那就想办法引出来。
    屋里有两个中年男人对着桌子吃着肉喝着酒,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胡侃一通,都有点微醺的症状,忽然听到外面一声脆响,刹时吓的一个激灵,酒醒了一半。
    “你听到什么声没有?”偷狗人问对方另一人,视线望向窗外,看上去风平浪静,那么刚才的动静打哪来?
    “兴许野猫碰掉墙角的碎瓦了吧。”时常有这事发生都已经见怪不怪,男人并不放在心上,拿起酒杯抿一口,哼着不在调上的歌自娱自乐。
    偷狗男思量了一下收回旁的心绪,重新拿起筷子夹肉吃,这地方野猫的数量的确多,至于野狗早让自已和对面的人捉住杀了卖了狗肉。
    “猫肉有股子腥膻味,没人要可惜了。”周围的野猫比野狗多,粗略一算也是笑不小的数目。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。”男人笑呵呵的说,“是肉就没有地方不要,是你没找对路子,你瞧瞧南方那边的人,还吃田鼠肉,听说不少地方也吃猫肉,说是大补。”
    这到是第一回听闻,偷狗男一听有戏连忙追问,“吃老鼠肉我知道,吃猫有什么说道?”
    “涮火锅是一种,还有一种好玩的,把猫和蛇放一起炖俗称龙虎斗,我没吃过到是有幸见过一回,咱北方人跟南方人吃不到一个锅里去。”光看看就瘆的慌哪还敢动筷子入口,像什么三吱儿,那玩意看着都能吐,那是吃刚出生的老鼠仔嫩得狠,还必须是活的,不用开膛更不用破肚,直接放嘴里咬着吃,那场面现在回想起来仍旧不寒而栗,忒恶心人。
    “你看,这周边的猫那么多,是不是……”话说一半意思到位就行,大家都懂,为了赚钱豁出去了,自从干这一行,熟能生巧对付起各种狗得心应手,从未失过手。
    “等把这批狗卖了,周边的野猫到是可以扫荡一下,运到南边卖卖看,提前找好销路,要死的要活的都弄好了再发货。”男人心里自有成算,“捉猫可不比捉狗容易,像哈士奇那二货,勾勾指头就来,猫可比狗狡猾的多,尤其是野猫,还会爬树,你瞧,我这胳膊上的道子,就是有一回抓野猫时被挠的。”右胳膊往前一递,给偷狗男看自已落下的疤。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妈妈的职业》收藏或转发朋友圈,方便以后继续阅读妈妈的职业第四十章 擅自做主后的更新连载!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